来自 必威农业 2019-10-24 0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威 > 必威农业 > 正文

回顾2013年经济增长情况分析

现在是什么时刻?现在是经济下行趋势越来越明显的时刻。判断经济运行趋势的指标中,用电量是一个重要方面。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7月份全国工业用电量的增速同比下降,说明经济增速在放缓。放缓也有放缓的好处,可以让我们有机会修正一下过去只重视速度不重视质量的单纯GDP主义。从化肥行业来看,也不是一无是处,经济增速降下来后,能源价格也回落了,据说尿素行业因为这些成本因素,虽然目前价格是跌了,但企业还是可以有钱赚的。 我们是该庆幸还是该反思?显然,现在不是该庆幸的时候,因为未来的经济走势会给行业提出越来越严峻的考题。从行业角度看,不管国际经济形势如何困顿,不管国内经济增速是两位数还是一位数,人都是要吃饭的,土地也是要“吃饭”的,化肥行业的刚需会一直在。有部小说名字叫《永远有多远》,中国农业对化肥的需求要多远有多远,这就是答案。 但这个答案解决不了眼下面临的问题——经济萎缩时,农民也会收紧钱袋。化肥企业该干什么?笔者认为,该把转型升级作为天降大任、天赐良机来对待。天降大任是说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到了该改弦更张的时候了,化肥企业作为中国经济一分子,有责任把自己的转型升级完成好。天赐良机是说经济发展的内外部环境都变化了,在逼着我们做一件虽然艰难、痛苦但必须突破方能破茧重生的事情。天赐良机简言之就是天机,谁都可以抓,你不抓就有别人抓。抓则可能生,弃则必然死。微软曾经多么辉煌,但它没有抓住市场的变化,仅仅十年,苹果崛起了,一个果果就把它砸下了王座;柯达曾经多么牛,但它忽视市场需求的演进,也就十数年,就被由1和0组成的数字影像技术赶进了博物馆。 抓则可能生?当然,抓转型升级和抓好转型升级同样有生死之别,因为抓不好还是死。只有那些在转型升级上真正有建树、出绩效的企业才会能吃、能睡、能干活,吃嘛嘛香,干啥啥成。从行业龙头企业、领军企业的转型升级实践看,他们对转型升级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和非常高端的追求。从表面看,他们一定有产品结构的转型升级。从报表看,他们的产业利润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比如精细化工、新型肥料的利润贡献率成为企业蛋糕的主体。再深一步考察,还会发现他们的客户和客户价值也在转型升级。往往由于关键资源的变化,如核心技术研发实现突破,新产品、新服务产生了新的客户、新的市场,从而带来新的客户价值、市场价值。 当然,转型升级不是一句话的事,也不是一段时间就能完工的事。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但它总有开工的第一天。企业还是要在正确的方向上,让正确的事早一天开始吧!

近年来,经济增长与用电量、铁路货运量指标变动之间的关系引起了国内外广泛的关注。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经济增长与用电量、铁路货运量指标之间的弹性系数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一定程度上的背离恰恰反映了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取得积极进展,而从趋势上看,指标的导向性与逻辑关系并未变化,其反映的规律性、有效性也没有改变。

中国经济在2013年,仍然是成长的过程中,内生增长动力不足,政策放松空间,房地产价格、通胀和许多因素的限制。回顾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降至7%第三次平台,各种行业逆势飞扬的,也有困难。经济危机和现实选择,谴责2013年领导提名。从这个时期开始,让我们一起回顾2013年,梳理的影响重要的产业经济的发展在2013年。

必威,从实践和相关性看,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变化与经济增长总体上是一致的

今年我们整体的情况比较稳定。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销售逐步上升。”西安三角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市场二部的负责人张奇说,下一步,我们将把重点放在海外市场。”

用电量与经济增长变化基本同步。1998—2007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速由7.8%提高至14.2%,而同期电力消费增速总体上呈现上升的态势;2008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我国经济增速大幅回落,用电量增长也明显回落;在大规模刺激政策的作用下,2009—2010年我国经济增速回升,用电量增长加快;2011—2015年,随着经济增速的回调,用电量增长呈现放缓态势。计量分析表明,1998—2014年全社会用电量与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的相关系数达到0.741,工业用电量与工业增加值增速的相关系数高达0.898。

必威官网,三角航空今年的发展可以说是陕西今年准备装备制造业发展的一个缩影。在陕西第一大支柱产业——能源产业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以装备制造为主的非能源产业逆势飞扬,依然支持着陕西经济保持两位数的增速。

betway体育官网,铁路货运量与经济增长变化趋势大体相似。1998—2007年,我国经济持续较快发展,铁路货运量增速也由1998年的低点回升,中间尽管有所波动,但整体上保持较快增长;2008—2009年,受经济增长放缓影响,铁路货运量增速回落明显;2011—2015年,经济增长放缓,铁路货运量增速也出现回落。计量分析表明,1998—2014年铁路货运量与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的相关系数达到0.646,铁路货运量与工业增加值增速的相关系数达到0.760。

创新转型是陕西装备制造业逆势飞扬的一个主要原因。”陕西省工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陕鼓、陕重汽、西电等一批龙头企业的带动下,陕西的一大批装备制造企业以创新转型的主题,在整体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支撑了陕西经济的增长。

从变化幅度看,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增速波动幅度大于GDP增速符合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

在学者看来,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仍停留在以生产制造为主体的模式中,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因此,如何推进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当前陕西经济以及整个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重大战略任务。”

从用电量看,在经济上行期,我国电力消费增速一般快于GDP增速,在经济下行期,电力消费增速往往下滑更多。2000—2007年,经济快速增长,电力消费增速也比较快,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均大于1;2008—2009年,我国经济增速明显下滑,电力消费弹性系数分别下降至0.58、0.78。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行业之间,尤其重工业与轻工业之间用电强度不同,重工业通常单位产值消耗能源较多,而轻工业单位产值消耗能源较少。工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70%以上,而在工业用电量中,六大高耗能行业用电占比又接近70%,因此高耗能行业电力消费变化对整个用电量影响举足轻重。一般来讲,经济回升的时候,重工业增长加速,从而带动电力消费加速更快;经济回落的时候,重工业增长回落多,导致用电量增长回落更多,由此带动电力消费波动大于工业产值波动。

从一家三线军工企业,成长为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集团,陕汽并不是偶然。积极适应市场,主动转型创新,是陕汽40多年来不断发展壮大的法宝和秘诀。

从铁路货运量来看,受制于铁路运力限制,我国铁路货运量增速一般低于经济增速,而经济下行期铁路货运增速回落较多。经济上行期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旺盛,带动铁路货运量快速增长;在经济下行期,市场对大宗基础原材料运输需求迅速减少,导致铁路货运弹性降低,甚至出现负数。2009年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铁路货运量增速下滑至0.9%,弹性系数仅为0.1;2010—2011年,经济快速回升的同时铁路货运量也较快增长;2012年以来,随着经济增速回落,铁路货运量增长明显放缓,甚至下降。

早在2009年,陕汽控股董事长方红卫就敏锐地意识到,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更能体现未来发展的多元化,也更贴近市场与用户的心理需求。2009年7月6日,他主持召开服务型制造战略研讨会,首次系统地、清晰地概括提炼出陕汽的战略大框架,正式将服务型制造”确立为陕汽的发展战略,陕汽也因此成为行业内首家推行服务型制造的商用车企业。从那时起,一场在陕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深刻、最广泛的变革拉开了序幕。

用电量、铁路货运量的新变化反映了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新进展

目前,制造业向服务型转型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中国制造业必须要经历的一场革命。陕汽的战略转型,就是利用商业模式转变带来的经营内涵和外延的变化,立足为客户创造价值,拓宽新的经营领域,在创造新的市场机遇中获取更大的利润。简要地说,就是指企业将以产品为中心的制造业向服务增值延伸,不再是单一的产品提供者,而是集成服务提供商。

近年来,我国经济进入转型发展的新常态,指标间的关系也出现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新变化,表现为在经济增速略有回落的情况下,用电量增速回落明显,铁路货运量增速出现下降。这种变化不是经济运行的逻辑发生了改变,也并非数据质量有问题,而是恰恰反映了近年来我国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取得积极进展。

为此,陕汽提出两个关注”:关注产品全生命周期,关注客户经营全过程,为客户和行业创造更大的价值,是服务型制造理念的实质内容,也是陕汽在转型发展中应当承担的历史责任。

用电量增速放缓是服务业比重提高、工业转型升级加快和能源利用效率提高的结果。

此外,陕汽还成立了专门的组织机构——智能服务中心,并确立了以深层次客户需求为基准的、中国首个产品及客户全生命周期价值增值生态链,开启了打造中国重卡后市场服务体系的新商业模式。

用电量增长放缓是服务业加快发展、产业结构优化的具体体现。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发展正在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快转变,服务业占比超过第二产业成为第一大产业。通常服务业对电力的消费低于工业,第三产业单位增加值用电量占第二产业的比例一般不到20%,在工业增长放缓而服务业保持较快发展的情况下,单位GDP用电量趋于减少。2014年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8.1%,比2010年提高3.9个百分点。初步测算,如果仅考虑经济结构变化的影响,2014年单位GDP用电量比2010年减少5.4%左右。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4%,同比加快0.5个百分点;工业增长6.0%,回落1.2个百分点。相应地,全社会用电量增长1.3%,回落4.0个百分点。

在服务型制造战略统领下,陕汽的转型发展得到了质的飞跃,企业的肌体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实现了由单一重卡制造商向全产业链集约发展的转变,员工由1万人发展到3万余人,汽车产销由2万辆增长到12万辆,工业总产值由39亿元增长到398亿元,利税总额由2.7亿元增加到14亿元,资产总额由38亿元发展到291亿元。陕汽”牌载货汽车、汉德”牌车桥双双荣获中国名牌”、中国驰名商标”,贴心服务”成为重卡行业首个服务类驰名商标,企业发展全面跨上新台阶。

用电量增长放缓是工业加快转型升级的结果。由于高耗能行业对能源需求较多,而高技术行业对能源需求较低,随着工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工业内部高耗能行业比重下降,高技术行业比重上升,必然带来工业用电量需求减少。目前,高耗能行业用电量占工业用电量的60%以上,初步测算,高耗能行业增加值比重下降,影响2014年单位工业增加值用电量比2010年减少4.8%左右。与此同时,高技术产业较快发展客观上也影响用电量增长。比如,2014年医药制造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2.4%,比2010年提高0.4个百分点;而医药制造业用电量占全部工业用电量的比重基本没有变化。

陕西的装备制造业在经济增速整体放缓的大背景下,能够逆势飞扬,不仅仅是陕汽一家,记者了解到,在几个龙头企业的带动下,陕西的装备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可以说是万舸争流。陕鼓集团也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用电量增长放缓也是能源利用效率提高、能源消费结构优化的客观反映。在政府主动加大节能减排和市场倒逼机制的共同作用下,企业积极推进技术进步,促进了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2011—2014年,单位铜冶炼综合能耗下降22.6%,吨水泥综合能耗下降12.7%,原油加工单位综合能耗下降3.0%,电厂火力发电标准煤耗下降3.5%,吨钢综合能耗下降6.4%,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13.1%。能源利用效率提高,单位GDP需要消耗的能源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近年来用电量特别是工业用电增速放缓。初步测算,由于技术进步导致用电效率提升,影响2014年全行业用电量比2010年下降4.1%左右。

近日,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装备制造业振兴发展历程的第一部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重器》在中央电视台2套热播,陕鼓集团转型升级的历程和成效被载入第四集《智慧转型》,成为陕西省唯一一家被收录其中的企业。陕鼓独特的发展模式对装备制造业所起的典型示范作用也备受肯定。用创新的力量实现转型,这也是陕鼓集团这些年不断应对需求变化,调整结构,从而引领市场的重要举措。

铁路货运量下降是经济结构调整、能源结构优化、运输方式多元化以及生产力区域布局改善的结果。

传统行业加快调整导致铁路货运量下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多数大宗原材料进入产能调整期,大宗原材料运输需求大幅减少,铁路货运量进入下降通道。从国家铁路货运结构看,煤炭、钢铁等“黑货”占比超过85%(其中2014年煤炭占比为53.6%),粮食、化肥等“白货”占比不足15%(其中2014年粮食、化肥和农药占比为5.3%)。初步测算,铁路货运量下降主要是由“黑货”运量下降引起的。煤炭、钢铁等“黑货”货运量自2012年起连续三年下降,其中煤炭运量三年减少7995万吨、钢铁及有色金属减少3114万吨,金属矿石减少2439万吨。今年1—8月份,“黑货”运量进一步下降11.2%,降幅比去年同期扩大8.5个百分点,导致铁路货运量下降9.8个百分点。

能源消费结构优化减少铁路煤炭货运需求。近几年来,清洁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不断提升,2014年,水电、风电、核电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占比为16.9%,比2010年提高3.5个百分点。新能源的发展减少了对火电的压力,也降低了对煤炭的需求。2014年,原煤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为66.0%,比2010年下降3.2个百分点。随着煤炭消费比重下降,绝对量也出现了减少,2014年我国煤炭消费量比上年下降2.9%,为10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另外,近几年我国大力推动煤电就地转化、变“西煤东运”为“西电东输”,一定程度上也减少了煤炭运输量。2014年,煤炭货运量同比下降2.3%,影响铁路货运量下降1.2个百分点。今年1—8月份,煤炭货运量下降11.4%,影响铁路货运量下降6.1个百分点。

运输方式的多元化造成铁路货源的分流。随着我国基础设施日益完善,公路、水路和民航等运输方式快速发展,分流了铁路货源。相对于铁路货运,公路运输在商品物流的快捷性、灵活性方面优势明显,导致铁路货运中轻工业产品运输比重有所下降。2014年轻工业产品在铁路货运量中占比约为13.6%,比2010年下降0.9个百分点;铁路货运量占全部货运量的比重下降至8.7%,比2010年下降2.5个百分点;公路占比76.1%,上升0.6个百分点。

资源性产品进口与产业布局优化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铁路货运的需求。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处于低位,东部沿海地区的企业加大了煤炭、铁矿石等资源性产品进口,从而降低了通过铁路从中西部地区运输资源性产品的需求。2014年,我国进口铁矿石比2010年增长50.7%,进口谷物增长2.4倍,进口原油增长28.9%。进口的大宗商品多通过水运,因而2014年水运占比达到13.7%,比2010年提高2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中西部地区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吸引劳动密集型产业由东部向中西部地区加快转移。随着企业生产地与原材料产地更为贴近,资源性产品通过铁路长途运输的需求也相应减少。总之,随着市场机制配置资源作用的加大,无论是企业、项目安排,还是进口地点与运输形式都在快速发生变化,各种交通运输方式的货运量无疑也会发生相应的调整。

综上所述,我国经济增长与用电量、铁路货运量的关系,在新常态下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它们之间弹性值虽然出现了新的变化,但其内在逻辑性没有改变,总体上不是对指标运用的否定,而恰恰是经济进入转型发展新阶段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的客观反映。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以及国内外经济环境的深刻变化,要素资源禀赋条件逐渐改变,我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转型逐步加快,使得在高增长时期形成的各种指标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趋势性的、规律性的改变,而这种改变恰恰是增速换挡、结构优化、动力转换的客观反映,符合宏观调控和政策目标的方向。因此,必须发展地、辩证地、客观全面地看待经济增长与用电量等部分指标关系出现的新变化,看到其背后的阶段性特征和经济结构调整的积极变化,从而科学判断经济形势。(作者为国家统计局局长)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回顾2013年经济增长情况分析

关键词: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