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必威渔业 2019-09-02 22: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威 > 必威渔业 > 正文

甲鱼不能产卵活活胀死 南京一农民状告噪音源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这两天,南京江北农民张德喜的甲鱼塘“死讯”不断,甲鱼大量死去。专家分析,甲鱼死亡与化工厂的噪声有关。投入100万养甲鱼的张德喜要通过法律手段讨要损失。 甲鱼不能产卵活活胀死 昨天上午,南京大厂长芦街道水家湾北大路二组10号,村民张德喜站在 自家鱼塘边,手里拿着一只耷拉着脑袋的死甲鱼给记者看:“又死了一只,都来不及捞了。”他的老婆抱着脑袋蹲在他身后的田埂上,看着面前的46亩养殖场一言不发。“投了100多万,再这么下去,我们全家都完了。”张德喜带着哭腔说道。 “昨天一天捞了30多只。我们拿了全部家当,还向银行贷款。5月29日到现在,一共死了200多只。刀剜心啊!”张德喜说。张德喜拿一只比较大的死甲鱼上来说:“这就是种鳖,你看肚子鼓鼓的,它是被活活胀死的。因为它不能产卵。” 张德喜说,前年就已经发生了甲鱼集体死亡。由此他还打了一场官司,今年又重现了这一幕。 化工厂巨响揭开专家困惑 前年4月至7月间,张德喜发现甲鱼大面积死亡后,非常紧张,立刻请农林水产专家前来调查原因。专家调查后一一排除了天气炎热,水体污染,甲鱼内斗等可能性。 就在此时,专家们被一声巨响吓了一跳。原来,巨响是养殖场一路之隔的一家大型化工厂发出来的。 “我们发现化工厂并没有朝塘内排污,响声是化工厂排废气产生的。我们判断,极有可能是噪声杀死了甲鱼。”专家说。当时化工厂刚刚建成,正在试生产。根据专家的意见,张德喜于2006年将化工厂告上法院,要求赔偿损失48万元。 法院去年判化工厂赔4万元 2006年10月12日,法院指派了由南京农业大学刘文斌副教授为组长的5名鉴定小组调查。专家们的鉴定意见是,甲鱼喜静怕惊,生性胆怯。不安静的环境会影响其上岸进食、产卵、活动和晒背,尤其是对产卵期的鳖影响可能会更大。这家化工厂试车、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噪声、震动与张某主张的其养殖甲鱼受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但专家们还提出,张德喜挖的甲鱼池埂内太陡、缺少人工产卵场,而甲鱼大小混养的方式也不太适当,这些都是造成损失的主要原因。 法院最终判决化工厂赔偿4万元。 今年欲再上法庭讨损失 张德喜说,去年,化工厂没有发出巨响,甲鱼生长很正常。今年,化工厂又出响声了,甲鱼再次死亡,他决定还是要讨要损失,并再次请专家进行现场鉴定。 六合农林局水产养殖疾病防治科邢科长告诉记者,专家现场调查后认为,这次甲鱼死亡原因主要是受化工厂噪声震动所致。化工厂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表示,张德喜养甲鱼场所和技术存在问题,因此应对其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责任。这几年张某所养甲鱼的死与震动噪声环境无因果关系,化工厂噪声污染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 张德喜说,上次化工厂仅赔偿了4万元,而他今年的损失就高达20万元人民币,他将通过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权利。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南京日报报道】(通讯员张先花记者殷学兵)工地、工厂噪声太大,“吵死”池塘里的鸭子和老鳖。两养殖户分别上法院打赢了官司。近日,审结“噪音案”的南京六合区法院,发出司法建议,建议有关单位注重节能减排,保护环境,并建议养殖户尽量避免在环境不适宜的地方养殖,以防损失。

辽宁省东港市菩萨庙镇常胜村村民倪旭龙1993年建起了一座温室甲鱼养殖场,每年利润不菲,日子过得很滋润。

家住南京市六合区的陆某是养殖专业户,在当地承包水面,从事鸭子养殖。去年9月底10月初,陆某购买1050只小麻鸭,鸭架伸入河面12米,距边上一处工地17米。

2000年3月,丹东海洋红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在倪旭龙的养殖场附近开始大规模安装风力发电机组,其中最近处距离养殖场只有100多米。风电机场安装仅半年后,养殖场的甲鱼开始大量死亡。

几天后,陆某发现,自己饲养的小鸭突然死了800多只。他随即报警并向当地兽医站反映,称鸭子死亡是工地夜间施工的噪声和强光照明所致。陆某同时还请了市畜牧兽医站对鸭子死亡情况进行检测。检测结果表明,鸭子是受刺激引起应激反应,打堆挤压受伤造成死亡。

倪旭龙怀疑是风电机组的噪音对甲鱼有影响,于是委托辽宁省淡水渔业环境监督监测站进行论证。专家认为:风力发电机叶轮转动投影及噪声扰乱改变了温室大棚中甲鱼所需的安静生活环境,导致一系列不良后果。

拿到检测结果后,陆某要求施工单位赔偿。赔偿未果,他将施工单位告上法院,索赔2.3万余元。

倪旭龙与海洋红公司多次交涉,但对方否认发电机对甲鱼有影响。倪旭龙随即向东港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庭审时,被告辩称,鸭子死亡与工地施工没有关系,就是有关系,也不应该赔偿那么多钱,而且鸭子究竟死了多少,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

2003年6月,海洋红公司也申请农业部黄渤海区渔业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对“海洋红公司风力发电厂对室内养殖甲鱼生长影响”进行现场试验鉴定。结论为:试验现场的噪声、电磁辐射以及转动的阴影,不会对甲鱼的存活和生长造成影响。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鸭子死亡,是被告工地施工噪声、光污染所致,被告应对此承担赔偿责任。据此,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3万余元。

同一件事,怎么得出两个结论?倪旭龙质疑渔业生态监测中心的鉴定超出该局业务范围。东港法院也向农业部渔业局致函提出:渔业生态监测中心是否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的资格,是否有鉴定室内养殖甲鱼死亡的资质。农业部渔业局复函称:“渔业生态监测中心持有我局颁发的《渔业污染事故调查鉴定资格证书》,具有渔业污染事故调查资格”,对其它问题则未作答复。

水面上的鸭子因噪声污染死亡,没想到藏在水下的老鳖也怕噪声,遭遇“吵闹”后,纷纷气绝。

2010年7月5日,东港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倪旭龙对被告丹东海洋红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倪旭龙不服,提出上诉。2010年11月2日,丹东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必威官网,张某是六合区一家甲鱼养殖场的老板,他承包的用于养殖老鳖的池塘,紧靠当地一家工厂。张某到法院打官司时说,去年7月,工厂试车生产,产生的噪声、震动,不仅吓得池塘里的老鳖不能正常上岸产卵而涨死,还导致其它小鳖不能正常生长,使他损失48万余元。为证明自己的观点,张某拿出有关水产专家的评估意见,证明工厂试车产生的噪声、震动与老鳖异常生长有因果关系。

倪旭龙不服判决,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日前,辽宁省高院再审后作出判决:撤销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及东港市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判决丹东海洋红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赔偿倪旭龙经济损失131万余元。

betway体育官网,事发后,张某找到工厂要求赔偿,被工厂以“太滑稽”为由拒绝。因此,张某将这家工厂告上六合区法院。

主审此案的法官认为,环境污染侵权责任纠纷实行因果关系举证责任倒置,但被侵权人应当首先承担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关联性的初步举证责任。被侵权人初步举证责任完成后,则由污染者举证证明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如果污染者不能充分举证证明,应当认定污染行为与损害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判决支持原告请求,判决风电场赔付原告相关损失。

必威,庭审时,被告工厂辩称,老鳖死亡与工厂试车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此外,即使噪声对老鳖生长有影响,原告自己也有很大责任,不应选择在工厂周围承包池塘养殖。

法院审理后认为,老鳖受害与被告试车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噪声、震动有因果关系,但原告不适当的养殖方式,也是其遭受损失的主要原因。依据相关法律,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4万元。

鉴于以往也曾审理过类似“噪音案”,六合区法院审结这两桩案件后,向有关单位以及养殖户发出了上述司法建议。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甲鱼不能产卵活活胀死 南京一农民状告噪音源

关键词: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