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必威渔业 2019-12-28 06:4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必威 > 必威渔业 > 正文

河湖清澈鱼儿游 ——西藏加强渔业资源保护和改

原标题:河湖清澈鱼儿游——西藏自治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加强渔业资源保护和改善水生态工作纪实 西藏以“万水之源”“千山之宗”著称,特殊的地理地形和高寒的气候条件使生活在这里的鱼类具有独特的区系结构,西藏作为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做好水生态保护工作,是西藏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2016年,是西藏渔业发展史上不平凡的一年。以保护西藏渔业资源、助力西藏水生态文明建设为宗旨的自治区农牧科学院水产科学研究所正式组建,并举行挂牌仪式。 这意味着西藏唯一一家以有效保护与高效利用高原特色水产资源,保护、改善、调节、提升水产资源环境为重点的水产科研机构正式成立,并为西藏制定水产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规划提供理论依据与技术支撑,为西藏水生态和渔业资源保护发挥重要作用。 在中央与自治区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4年来,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立项各类项目34项,总经费近亿元,建成雅鲁藏布江渔业资源繁育基地、西藏特有鱼类增殖育种场等科研平台,国家农业农村部还在拉萨设立特色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拉萨综合试验站。西藏渔业资源保护正在经历巨大变革,生态优先的绿色发展理念得到全面彰显。 渔业资源与环境调查研究取得重大进展 西藏河流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水系格局极为复杂,是我国河流数量最多、湖泊面积最大、国际河流分布最广的省区。青藏高原是全球独特的生态地域,生态安全阈值幅度窄,环境人口容量低,生态系统一旦破坏,将很难恢复。近几年来,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和国内多家科研单位联合或独立承担了多项国家部委及地区相关部门渔业资源调查专项,据了解,这些专项调查范围包括雅鲁藏布江、怒江和澜沧江西藏段,总长3885公里;以及总面积达384平方公里的湖泊,有然乌错、巴松错、错那、错鄂和哲古错等。 “接下来,将会加强野外调查数据库以及鱼类标本库、活体库的建立,开展重要鱼类栖息地的勘测与保护规划工作,完善土著鱼类繁育技术体系,推进渔业资源有效利用,基于调查水域渔业资源与环境保护面临的主要问题,提出相应的保护对策。”日前, 在农业农村部财政专项“西藏重点水域渔业资源与环境调查”项目专项中期总结会上,项目负责人表示。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后,2016年3月,全国渔业渔政工作会提出,“青藏高原生态环境脆弱,重点是保护水生生物资源和生态环境”。同年7月,全国农业援藏工作座谈会召开,强调援藏工作要抓好“五突出、五促进”,将“西藏专项”列为农业农村部重点农业援藏项目。 4年来,西藏大力加强渔业资源调查研究力度,实施了拉萨河、雅鲁藏布江等重点水域资源调查,取得了重大进展,累计行程50000多公里,采集鱼类各类标本20000余尾,形成渔业相关数据30000多组等,为研究西藏鱼类的高原适应性及探究青藏高原鱼类的进化和演化积累了大量数据基础,深入了解掌握了西藏渔业资源现状,方便对其进行动态监测,为保护西藏渔业资源和构建水生态系统安全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比如说,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发现裸鲤新品种,填补了雅鲁藏布江干流无裸鲤分布的空白;在素有‘鬼湖’之称的拉昂错发现裂腹鱼2种,证明了拉昂错不是生命禁区;在墨脱采集到1种蟹类,丰富了西藏水生生物的组成,为西藏水生生物物种多样性保护发挥了积极作用。”自治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所长牟振波说,另外,在墨脱自然水域发现了泥鳅,标志着泥鳅作为一个外来物种可能已经入侵到墨脱地区,对墨脱水生态安全敲响了警钟。 渔业资源调查研究的目的是全面摸清西藏渔业资源的“家底”。据不完全统计,西藏已知鱼类有73种,隶属于3目5科22个属。通过实施渔业资源与环境调查项目,初步摸清了西藏现有土著鱼类的资源分布情况,首次了解到西藏外来水生生物的入侵情况,对西藏渔业资源的保护和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逐步加大科学增殖放流力度 养护水生态系统安全,离不开科学增殖放流工作。 几十年来,随着西藏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鱼类资源也面临着国内其他水域渔业发展所出现的一些共性问题,如部分流域过度捕捞、生境片段化等。加之,高原生态环境脆弱、鱼类区系结构简单、生长缓慢、繁殖力较低、资源补充周期长、对生境高度适应和依赖等特点,使得西藏水生生态更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 受特殊的高原环境影响,西藏特有鱼类资源较为独特和脆弱,表现为种群高度单一性、寿命相对较长、生长十分缓慢等特点,这些特点使其对人类活动的干扰极为敏感,鱼类资源一旦遭到破坏将很难恢复。“西藏共有73种鱼类,但因不科学放流,目前,西藏水域外来的物种已经达到20多种,挤占了本地鱼类的生存空间。而不科学的放流是导致外来物种入侵的重要原因,因此,开展科学的增殖放流,不仅有利于西藏土著鱼类资源的保护和恢复,更是保护生态安全屏障的有力措施。”牟振波说。 2017年8月29日,西藏规模最大、组织最完备的一次渔业资源放流活动——2017年西藏自治区土著鱼类增殖放流暨放流知识科普活动在拉萨河南岸举行。此次放流的土著鱼类共有7种、5万尾,这是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2017年组织开展的第六次增殖流放活动,年度累计放流西藏土著鱼苗200余万尾,为以后的开展增殖放流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据统计,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成立以来,共开展增殖放流活动19次,放流土著鱼类560余万尾,开展讲座10余次,发放宣传资料1.5万余册,宣传活动进校园、进社区5次,科学增殖放流的社会影响日益增强。 裂腹鱼等土著鱼类保护研究不断取得新突破 2019年,利用繁育的苗种,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开展了黑斑原鮡苗种培育关键技术研究,采用不同开口饵料、不同培育模式并设置了多个行为学研究实验组,联合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黑龙江水产研究所、西南大学、中科生态等单位共同进行黑斑原鮡人工规模化繁育和苗种培育技术研究,目前,已撰写完成地方标准3项,获得授权实用新型专利3项。 4年来,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加大对土著鱼类研究保护工作,目前,已编写完成双须叶须鱼人工繁育技术规范、拉萨裸裂尻鱼人工繁育技术规范、黑斑原鮡放流鱼苗室内培育技术规范等技术规程10项,为西藏土著鱼类的合理开发和保护利用,以及科学增殖放流工作奠定了重要基础,发挥了规范性的作用,这些技术规程对从捕捞繁殖亲鱼的规格、到放流鱼苗的大小都有了明确的规定,一方面,避免了对繁殖亲鱼的滥捕滥捞,另一方面,可提高放流鱼苗的成活率,真正做到了科学放流。 科研平台建设稳步推进 4年来,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从无到有、由弱变强,这主要受益于科研平台建设的稳步推进。 2017年3月底,为了更好地养护西藏本土鱼类资源,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与区畜牧总站协商沟通,将曲水县黑斑原鮡原种场,更名为“西藏特有鱼类增殖育种场”。 2018年,由自治区发改委批复,水产科研实验楼及其附属工程和雅鲁藏布江渔业资源繁育基地开工建设。 2019年5月,雅鲁藏布江渔业资源繁育基地和水产科研实验楼开始投入试运行。 目前,雅鲁藏布江渔业资源繁育基地保存西藏主要土著鱼类亲本2000公斤,主要包括异齿裂腹鱼、巨须裂腹鱼、拉萨裂腹鱼、拉萨裸裂尻、尖裸鲤、双须叶须鱼等。2号车间主要实施了黑斑原鮡苗种培育,3号和4号车间主要进行西藏土著鱼类子一代苗种培育,9号、10号车间进行当年尖裸鲤,次年拉萨裸裂尻鱼养殖和保种。另外,基地设置了科普宣传区域,制作了雅鲁藏布江28种鱼类的宣传展板,进一步增强了大家对西藏鱼类资源保护的认知。 水产科研实验楼内分子生物学、营养学、水质理化等实验室,已具备开展鱼类科学研究能力,科技人员已在繁育基地和科研实验楼开展各项实验相关工作,为西藏渔业资源和水生态环境保护作出应有的贡献。

珍稀

有效保护高原特色水产资源区农科院放流本地鱼苗15万尾

西藏位于青藏高原西南部,平均海拔4000多米,这里江河众多、湖泊星罗棋布,特殊、严酷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其独特而又脆弱的渔业资源。境内雅鲁藏布江及其 支流水系等大大小小的水域里有许多高原特有的珍稀鱼种,如异齿裂腹鱼、巨须裂腹鱼、拉萨鲇鱼等,这些鱼类资源的组成对青藏高原地理环境的影响具有很高的研 究价值,是揭示青藏高原隆起的理想研究对象。

23日上午,区农科院水产所在曲水县拉萨河段举行土著鱼类增殖放流活动,此次放流活动向拉萨河投放异齿裂腹鱼、拉萨裂腹鱼、巨须裂腹鱼、尖裸鲤等西藏土著鱼类鱼苗共计15万余尾。

保护

“这批鱼个体较大,选择在气候适宜的9月,入水后鱼苗抵抗力强,能较快适应野外生存环境。”区农科院水产所繁育与健康养殖研究室主任周建设说。

目前,黑斑原鮡和尖裸鲤已被列为濒危种。对此,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建立了我区首家黑斑原鮡良种繁育场,为采取人工繁育、增殖放流(即用人工方式向海洋、江河、湖泊等公共水域放流水生生物苗种)等保护性措施,加强珍贵鱼类资源恢复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和保障。

在我区,有为数众多的内外流水体,平均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使生存的鱼类具有明显的区域特性,鱼类大多为当地特有品种的冷水性鱼,生长缓慢、性成熟晚、繁殖力较低,种群一旦遭到破坏,恢复难度极大。近年来,我区渔业生态异常脆弱,开展渔业资源的养护工作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亲鱼数量少 需从野外捕捞

2015年11月,我区组建了区农科院水产科学研究所,主要是以有效保护与高效利用高原特色水产资源,保护、改善、调节、提升水产资源环境为重点的科技创新;为我区制定水产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规划提供理论依据与技术支撑。“因此,开展西藏土著鱼类的增殖放流,保护西藏鱼类种群物种多样性和鱼类资源量,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区农科院水产所党委书记刘启勇说。

近日,西藏自治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水产专业技术人员已开始进驻黑斑原鮡良种繁育场,标志着今年西藏土著鱼类增殖放流工作正式启动,渔业增殖放流可使其自然种群得以恢复,同时可以改善水质和水域的生态环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记者从自治区畜牧总站水产科了解到,自2008年开展土著鱼类增殖放流工作以来,对高原特有鱼类拉萨裸裂尻鱼、异齿裂腹鱼、拉萨裂腹鱼、巨须裂腹鱼、双须 叶须鱼、尖裸鲤等六种鱼类驯化、亲鱼(又叫种鱼,即发育到性成熟阶段,有繁殖能力的雄鱼或雌鱼)培育、人工受精、孵化、鱼苗培育等技术有了较好掌握,目前 这6种鱼类人工繁殖孵化100万尾以上。

“增殖放流最佳时间是6-8月份,放流地点是拉萨河两桥一洞河段,该点距离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有13公里。”自治区畜牧总站副主任边珍说,“目前, 我们在搜集亲鱼,由于这些鱼类数量太少,生长周期通常在7-12年,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人工培育,因此,只能靠野外捕捞,然后对这些亲鱼进行人工繁殖,以 取得放流鱼苗。”

据悉,今年预计投放鱼苗335万尾,计划分两批放流,第一批放流35万尾;剩下300万尾鱼苗用作人工繁殖技术科技成果鉴定,鉴定结束后第二批继续放流 200万尾;而其余100万尾鱼苗将用作土著鱼类鱼苗的人工驯化养殖。其中,放流品种有黑斑原鮡、尖裸鲤、拉萨裂腹鱼、巨须裂腹鱼、双须叶须鱼等。其中, 黑斑原鮡的放流规格是3厘米长,其余为3-5厘米长。

自治区畜牧总站水产科相关负责人表示,亲鱼购买难度较大且成本高。以黑斑原鮡为例,其市场价是500元/斤,而今年计划4-5月,要繁殖黑斑原鮡5-6万尾;6-8月,要放流黑斑原鮡5万尾以上。

追踪难度大 每5年一个周期

“我区在渔业研究方面几乎处于空白状态,土著鱼放流后的追踪工作难度大,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资源是否有效恢复的准确数据。自2008年开始,我们计划以5 年为一个周期进行追踪工作,第一批放流后渔业资源恢复监测工作还在进行中。目前,只能通过市场上出现的鱼的数量来对渔业资源恢复工作进行监测。”边珍说, 再加上很多外来鱼种的侵袭,导致追踪监测工作难度更大了,这一部分外来鱼种大部分是人工放养的。

记者了解到,自治区畜牧总站的黑斑原鮡人工繁殖技术通过了自治区科技部门的验收,并获得了科学技术进步奖。该技术研究了黑斑原鮡三个群体种质的特异性差 异,生长、食性、繁殖等生物学特性,以及种群环境适应性能等,为制订黑斑原鮡种质标准提供了参数;并在以上研究基础上,围绕优质苗种繁育关键环节,开展了 人工催产和孵化,为该种鱼类资源增殖放流、人工养殖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同时,其他6种土著鱼的人工繁殖技术成果鉴定已上报国家。

另外,为了减少外来鱼种对土著鱼类生存环境的影响,自治区畜牧总站计划在今年放流时,将人工孵化的鱼苗分给当地人进行放流。“这样做,一方面可以减少大家 往这些水域中放流从市场购买的外来鱼种,一方面又可以为放流的人进行科普知识宣讲,让更多的人参与到保护西藏渔业资源的行列中,保护本土渔业资源不被进一 步破坏。”自治区畜牧总站工作人员说。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渔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河湖清澈鱼儿游 ——西藏加强渔业资源保护和改

关键词: 必威